最火的棋牌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金陵掌故
江宁府学,竟然藏着曾国藩这么多秘密!

[发布日期:2019-04-02 ]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近日,省政府网站公布第八批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江宁府学由江苏省第一批文保单位“朝天宫”中划出,单独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微信图片_20190331130754.jpg 

  △江宁府学现为江苏省昆剧院驻地。紫金山记者 翟羽 摄 

 

  朝天宫,南京人鲜少没有来过的。可你去过的朝天宫,只是朝天宫的三分之一,是朝天宫历史文化保护区的中轴线,是文庙部分,而东边的江宁府学和后来建的故宫南迁文物仓库,常人难得入内一窥究竟。

  江宁府学历尽百余年沧桑,现为江苏省昆剧院所在地。紫金山新闻探访江宁府学,为您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清朝前期江宁府学在成贤街一带 

  府学为古代官办教育机构。明朝建都南京后,在鸡鸣山下建国子监。到了清顺治年间,南京国子监又被改为江宁府学。如今,在成贤街的尽头还矗立着“国子学”的牌坊。

  清朝比较重视学校教育,尤其是清朝前期更为突出。史料记载,从康熙五年(1666年)至雍正十三年(1735年),江宁府学历经7次重修、增建。形成了泮池、“天下文枢”坊、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明伦堂、尊经阁、乡贤祠、名宦祠、土地祠等规制齐全的建筑群。

  可惜,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江宁府学所在地被太平天国改为“宰夫衙”。加之连年战乱,江宁府学的主体建筑均毁于战火。

  1864年六月,清军攻陷天京后,时任两江总督曾国藩从安庆急赴南京,着手开展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项善后事宜,力图恢复封建统治秩序,安抚民心。

  太平天国时期,位于鸡鸣山附近的江宁府学被改为“宰夫衙”,在曾国藩、李鸿章等深受儒学浸染的传统卫道者看来,无疑是对传统文化及孔夫子的大不敬,所以他们动议把江宁府学迁到冶城,位于朝天宫文庙的东侧。

  李鸿章在代理两江总督的任上开始改建江宁府学,后来曾国藩回任两江总督后继续督员改建,耗时四年建成,江宁府学就此正式迁到了朝天宫。

  新建江宁府学规模“甲于东南” 

  朝天宫之名,由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赐定,用为文武官员及官僚子第学习朝见天子礼仪的场所。每当仪式举行时,笙歌箫鼓此起彼伏,就像如今江宁府学内的兰苑剧场一样。

  在古代,学宫又可分为县学、府学(路学、州学)和国学等不同层次,不管属于哪个层次,学宫内的建筑都有明伦堂、尊经阁等单体建筑,只不过在建筑体量与风格上有所不同。

  

江宁府学改建工程用料非常考究,精工细作,新的府学和文庙的木料均采自海外,琉璃瓦则在景德镇烧制。

  这规格高了,价格也就高了。到同治八年七月竣工,共计耗银十一万七千五百余两。

  改建后的江宁府学毗邻孔庙,依山而立,形成西庙东学的建筑格局。曾国藩在《江宁府学记》中写到,“规模宏阔,甲于东南”。

  《中国文物地图集·江苏分册》:江宁府学“沿轴线自南而北,依次为头门、两庑、明伦堂、尊经阁、飞霞阁、御碑亭、飞云阁等。”

  位于明伦堂身后的尊经阁已毁,20世纪30年代在其原基址上修建了故宫博物院南迁文物库房,现为南京博物院库房。尊经阁后边的飞霞阁、御碑亭和飞云阁还能在朝天宫看到。

  直至今日,包括江宁府学在内的朝天宫古建筑群仍堪称江南地区保存最完整的清代文庙建筑群。

  关于江宁府学修建的故事,我们大多是从曾国藩的那篇《江宁府学记》上了解到的,南京市博物馆现还藏有《江宁府学记》石碑。

  有趣的是,曾国藩在同治九年完成《江宁府学记》后并未立即刊刻,而是直至同治十二年(1873年),也就是他去世后的次年,才由弟弟曾国荃书写刻碑。

  明伦堂保留了南京晚清建筑特色 

  省昆或许是全国最阔绰的昆剧院,他们驻扎在拥有古老历史和文化的古建筑群里,周边回廊将头门、两庑、明伦堂围成四合院。

  在2000年之前,江宁府学遗址略显破败,“现在一进大门看到的是个宽敞的院子,以前这里全是房子,是我们昆剧院员工吃饭、居住的地方。”江苏省演艺集团副总经理、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院长李鸿良告诉紫金山新闻记者,1999年昆剧院修缮,拆掉了不属于江宁府学的房屋,大体上恢复了府学原来的面貌。

  李鸿良说:“东边临王府大街一排的房子,西边靠近朝天宫一侧的房屋是后来修建的,其余的建筑都是江宁府学的遗存,主体建筑明伦堂依然还保存完好。”

  明伦堂是整个学宫建筑群中最重要的建筑,南京大学教授周学鹰和马晓的研究成果显示,明伦堂梁架保存较好 , 完整保留了南京地域晚清建筑遗产特色。尤其是轩梁下那雕刻精美的雀替,端部采用的牡丹花造型,就是南京地域古建中常见的。

  微信图片_20190331130759.jpg 

  △江苏省昆剧院。紫金山记者 翟羽 摄 

 

  出乎意料的是,院落中是那颗石榴树都是当年景,“这颗石榴树生命力极其顽强,180多年里,被雷击中三次依然屹立不倒。”李鸿良说,夏去秋来,这颗石榴树挂满了熟透的果实,“甜极了!”

  历经百余年的烟雨浸润和书香浸染,这座穿越了时空的古建筑,人与动物和谐相处。明媚的春光下,猫在回廊下舒展身躯,也不在意有人从它身边经过,狗躺在院落正中的垫子上晒太阳,任人抚摸。

  一次修缮让曾国藩的秘密重见天日 

  昆剧院里有两块匾,“江宁府学”是后来由赵朴初先生重新题写的,而“明伦堂”这块匾却是曾国藩的真迹。也是在世纪之处的这次修缮过程中,大家发现了曾国藩的秘密。

 

  微信图片_20190331130726.jpg 

  △明伦堂。紫金山记者 翟羽 摄 

 

  “‘明伦堂’的这块匾没有落款,当工人把这块匾拿下来后,我们才发现,曾国藩把自己的名字署在背后。”曾国藩这种低调谦逊的为人处世作风也深深激励着李鸿良。

  这块匾除了正面没有落款,某些字的书写上也蕴藏着曾国藩的别有用心。曾国藩是清朝人,在写“明”字时,不需要避讳,那他为何用这个“眀”字呢?李鸿良说:“曾国藩是位大文人,他是想提醒所有读书人,学习知识是为了开拓眼界,知书而明理。‘眀’最直接是解释就是明目。”

 

(来源:紫金山)

 
下一篇  南京“谜”事,至少可追溯到东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