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的棋牌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国学讲坛
“浮云”考辨

[发布日期:2019-04-11 ]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对《论语·述而》中“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浮云”,前人见仁见智,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种意见。其一,认为“浮云自在于天,非己之有”,因而“浮云”指与己无关。其二,认为是喻指聚散无常,容易逝去。皇侃《论语义疏》又云:“浮云倏聚歘散,不可为常,如不义,富贵聚散俄顷,如浮云也。”其三,认为是比喻不值得重视的事。《辞海》(第六版)“浮云”条释云:“比喻不值得重视之事。”《辞源》(第三版)“浮云”条释云:“比喻不值得开心和重视的事情。”

  我们认为,“浮云”当是喻指不义之事物。

  首先,从先秦文献看“浮云”之义。“浮云”用来比喻不义之人或事。“日月欲明,浮云蔽之;河水欲清,沙土秽之。”(《文子·上德》)其中的“浮云”“沙土”用来比喻不义之事物。最早将“浮云”比喻奸邪小人的,是战国末期楚国的宋玉。“何泛滥之浮云兮,猋壅蔽此明月。”(《楚辞·九辩》)这里的“浮云”喻指不义之人,即奸邪害贤的小人。

  其次,从《论语》记述看“浮云”之义。孔子一贯主张“义”,反对“不义”。《论语》中多次提到“义”。据杨伯峻统计,“义”在《论语》中共出现24次。刘熙《释名》解释:“义,宜也。制裁事物使合宜也。”《汉语大字典》:“义,适宜。”《汉语大词典》:“义,谓符合正义或道德规范。《论语·述而》:‘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从《论语》文句看,“义”是一种崇高的道德标准,是君子行事的基本规范。孔子对“义”是极其推崇的,认为君子行事,“义以为质”“义以为上”“义与之比”,而修炼人格、提高道德修养的根本途径就是“徙义”。与“义”相对的是“利”。孔子讲君子、小人,有义利之辨。据李零统计,在《论语》中,孔子讲“利”确实比较少,共有6处。从中可以看出,多数情况下,孔子把“利”当作负面的东西来看待。比如:“放于利而行,多怨。”(《里仁》)“见小利则大事不成。”(《子路》)“子罕言利与命与仁。”(《子罕》)或者把“利”放在“义”的限制之下来讲。比如:“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里仁》)“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宪问》)从中可以看出,孔子认为,君子行事的标准是“义”,违背“义”的原则而只知取利的人,则是“小人”。

  再次,从后代文献看“浮云”之义。从上文可知,先秦时代“浮云”可喻指“不义之事物”。我们对北大BCC古代汉语语料库进行检索,发现后代文献中的“浮云”也可用来喻指“不义之事”或“不义之人”。两汉时期,“浮云”这一喻义得以沿用。比如:“邪臣之蔽贤,犹浮云之障日月也。”(陆贾《新语·慎微篇》)“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唐以后,用“浮云”作喻的也不乏其例。比如:“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背恩惭皎日,不义若浮云。”(崔峒《刘展下判官相招以诗答之》)浮云遮挡日月,本属自然现象。由于“浮云”和“白日”经常连用,因此成为古人的一种比喻模式。古人常用“浮云蔽日”来隐喻奸邪蒙蔽圣君,贤士遭到君主冷落。这里,“浮云”喻指“不义之人”。有时,也用来喻指“不义之事”,例见上文。可见,“浮云”喻指不义之事物这一义项,先秦已经出现,并且沿用至后世。

  最后,从前述三种释义的考辨来看“浮云”之义。第一种释义认为“浮云自在于天,非己之有”,因而“浮云”指与己无关。这一释义始于郑玄。释义抓住了“浮云”高远无边的特点。由于浮云高远无边,所以认为与己无关。如果按此释义,我们不禁要问:“浮云”高高在上,就可以认为与己无关吗?高悬天空的还有日月星辰,为什么它们没有解释成“与己无关”?再说,孔子是因为“不义之富贵”高远无边,才不肯接受吗?根据孔子思想可知,事实并非如此。另外,在先秦时代,我们尚未发现“浮云”指“与己无关”之义。可见,郑玄的释义不准确,未能合理解释“浮云”之义。

  第二种释义认为“浮云”聚散无常,容易逝去。这一解释抓住了“浮云”变幻无常的特点。由于浮云在空中不断变化,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按此理解,孔子辞受“不义之富贵”,是因为它如同“浮云”一样瞬间逝去,无法把握。我们不妨假设:假如“浮云”能够把握,即使是不义的富贵,孔子也会接受吗?很显然,这样的解释与孔子的思想相违背。因为孔子辞受进退的标准是“义”。另外,我们在梳理前人释义时,发现皇侃《论语义疏》中采纳了以上两种释义(即第一种释义和第二种释义),这更让我们对“浮云”“聚散无常,容易逝去”的释义产生怀疑。

  第三种释义认为“浮云”比喻“不值得重视之事”。这一义项是根据“浮云”转瞬即逝的特点引申而来。“浮云”具有转瞬即逝、虚无缥缈的特点,因而引发人们感悟世事无常,看待荣华富贵有如浮云一样淡薄,进而引申为不值得重视。这一义项出现较晚。据我们考察,最早的用例为南朝江淹的“富贵如浮云,金玉不为宝”(《效阮公诗》)。到了唐代,杜氏点化了江文公的诗句,有杜审言的“酒中堪累月,身外即浮云”(《秋夜宴临津郑明府宅》)、杜甫的“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丹青引赠曹将军霸》)。这两句都将“富贵”比作“浮云”,意指“富贵”如同“浮云”一样,乃身外之物。由于浮云的虚无缥缈,因而引申为“不值得重视”。从产生年代来说,“浮云”比喻“不值得重视之事”,最早见于南朝,而非先秦时期。因此,认为《论语》中的“浮云”比喻“不值得重视之事”,是不妥当的。

  前人三种释义,无论从“浮云”在先秦的释义来看,还是结合孔子的思想来理解,都难讲通。对于“不义之富贵”,既不能说它“与己无关”,也不能说它“转瞬即逝”,更不能说它“不值得重视”。

  (作者:刘大伟,系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讲师)

 

(来源:国学网)

 
下一篇  金台论道:让博物馆热走向深入